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
害了整个西晋的“八王之乱”,为何司马越笑到了最后?他做了什么

更新时间:2019-08-30

一年多以后,惠帝永宁二年,河间王司马颙在长史李含的怂恿下起兵。

李含出主意说:“成都王司马颖是皇帝至亲,齐王司马冏越亲而专权,朝野怨恨,现在发檄长沙王司马乂讨攻齐王,齐王必会先干掉长沙王,我们因此再以此罪除掉齐王,拥戴成都王入京,以安社稷。”

河间王司马颙画像

河间王司马颙本来就是赵王司马伦亲信,当时也是因形势所逼才不得已加入讨赵王的军队。而且,他知道齐王对他一直怀恨在心。至此,觉得时机成熟,他派部将李含、张方为先锋,率军直奔洛阳。同时,他遣使邀成都王司马颖一起发兵。

卢志谏劝,司马颖不听,准备兵马待发。

成都王司马颖画像

河间王部将李含、张方临近洛阳屯军,便发檄让长沙王司马乂攻讨齐王司马冏。这两位王爷,本来同时在京,关系还不错,但齐王认为长沙王与成都王是兄弟,便先下手为强,派人攻袭长沙王。

司马乂身长七尺五寸,开朗果断,才力绝人,虚心下士,甚有名誉。他率百余人飞驰入宫,关闭诸门,声称“奉天子攻大司马府”。有皇帝在手,一下子就转被动为主动。

当夜,城内大战,齐王称“长沙王矫诏”,长沙王称“大司马谋反”。

相攻之下,飞矢雨集,火光冲天。

在上东门楼上哆嗦避难的惠帝,又被吓了一巨跳,飞矢乱飞,群臣死者相枕。

连战三日,齐王部队大败,最后,司马冏被自己的长史赵渊执送入宫。

晋惠帝画像

司马冏至殿前之时,惠帝恻然不语。傻帽儿皇帝也知道好坏,这位堂兄拥立自己复位,很想饶他一命。

司马乂不饶,催促左右把齐王牵出,斩于阊阖门下,循首六军示众。

齐王司马冏,成为八王中第四个死掉的王爷。

齐王司马冏画像

河间王司马颙的部将李含、张言等人闻知齐王已死,就引兵还据长安。

才过半年多,惠帝太安二年八月,因长史李含等人为长沙王司马乂所杀,河间王司马颙又起兵讨伐。

成都王一直在邺城,但恃功骄奢,起先他还能“遥制朝廷”,但随着长沙王司马乂翅膀渐硬,兄弟生出嫌隙。于是,成都王附和河间王,共同前往洛阳讨伐长沙王。

八王之乱形势图

卢志谏劝,司马颖不听。

河间王司马颙以张方为都督,将兵七万自幽谷东趋洛阳。成都王司马颖引军屯朝歌,以陆机为前将军、前锋都督,率二十多万人南向洛阳。

众人大战,死伤数万。长沙王手中有惠帝这张王牌,关键战斗皆在军中显耀皇帝旗鼓。建春门一战,陆机大败,他手下败兵争赴七里涧,死者如积,水为之不流。

陆机画像

由于陆机兄弟与成都王司马颖的太监孟玖不合,孟玖就说陆机有二心想联合长沙王谋反。成都王没主见,下令诛杀二陆兄弟及其三族。

被杀头之前,大才子陆机叹道:“华亭鹤唳,可复闻乎!”与当年咸阳市上被腰斩的秦朝丞相所发黄犬之叹,大相类似。

知退不退,后悔无及!

惠帝画像

打败成都王派来的陆机,长沙王司马乂深觉惠帝这个幌子确实好用,就让人抬着惠帝去进攻张方。

张方的士兵看到乘舆,都惶恐走避,张方军大败。

张方画像

双方僵持不下。长沙王主簿祖逖建议,派人持诏到西北,命雍州刺史刘忱起兵,去袭击河间王司马颙的后方。这样一来,张方军不得不回,可解京城之围。

祖逖画像

长沙王司马乂虽然总是把皇帝大傻哥哥弄在军中打仗,但对惠帝服侍周全,礼数不亏,故而城中粮窘食缺,而士卒没有离心叛意。数次争战,他前后斩获对方六七万人。

围城二王兵马略尽,张方也准备逃回长安。

东海王司马越画像

关键时刻,本来与长沙王一伙的惠帝族叔东海王司马越忽然反水,他害怕城外二王兵马越聚越多,就与殿中亲将密谋,半夜冲入司马乂房中,把这位俊伟英勇的长沙王捆绑起来,关在金墉城里,并以皇帝名义下诏免其官职,召成都王司马颖等入城辅政。

城门既开,殿中将士见外兵不盛,都非常后悔,想再劫出司马乂抵拒司马颖。

司马越见情势不妙,大惧,想杀掉长沙王司马乂以绝众望。

于是,黄门侍郎潘滔出了个绝好的坏主意,遣人密告张方,借张方之手除掉司马乂。

张方本性残暴,派兵从金墉城中押出司马乂,绑缚于城外兵营中,放在火堆上慢慢烤炙而死。

司马乂被杀,时年二十八。“冤痛之声达于左右,三军莫不为之垂涕。”

八王之中,长沙王司马乂是第五个被干掉的。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    电话:    传真: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在线开户官方网站凯发在线开户官方网站-凯发在线娱乐-首页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:ICP备案编号: